八百里加急

天寶14年(755年)12月22日,唐玄宗在臨潼華清池得知6天前安祿山在范陽起兵叛亂。 華清池和范陽相距3000里,相當於信使每天要跑500里。 唐尺合0.303米,500里約合現代227公里。 這還不是古代最快的”特快專遞”,”八百里加急”才是跑死馬的節奏。

它始於殷商,成於秦漢,盛於隋唐,衰於清末。 據《夢溪筆談》記載,“驛傳舊有三等,曰步遞、馬遞、急腳遞。” 此外,還有車遞、船遞等。

《史記》中記載有”千里馬”,能夠”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用千里馬跑快遞,”八百里加急”那都不是事兒。 其實,這是人們對千里馬的誤解。 周朝時,1里約合300米,因此,千里馬一天的行程不過是300公里,時速只有30公里而已。 何況千里馬數量稀少,根本無法滿足驛傳的需要。

唐玄宗在位之際,全國建有水陸驛站1639個,從業人員超過2萬人,其中驛夫1.7萬人。 據《唐六典》記載,全國驛站分六等。 位於長安的”都亭驛”最大,有驛夫25人,其他驛站配備驛夫20人至2人,驛馬60匹至8匹。 而水驛按驛務繁忙程度分為三等,配驛夫12人、9人和6人。

北宋神宗時,建立了”金字牌急腳遞”制度,朝廷要求:“非緊急邊事,毋得擅發急遞。” 元豐年間,西夏劍指陝西綏德,又動用80萬人圍攻甘肅蘭州。 神宗用金字牌急腳遞指揮陝西不離不棄延路作戰,一時間驛夫“過如飛電,望之者無不避路”, “日行五百里, 不分晝夜鳴鈴走遞,前鋪聞鈴,預備人出鋪就道交受”。

元朝的《經世大典》稱:“大元立國以來,以軍驛為重。” 由遊牧民族建立的元朝,馬匹資源十分豐富,平均每驛馬匹超過80匹,而奉元路秦川驛有驛馬253匹。 元亡明興,朱元璋登基未滿一個月,就下令設置:“各處水馬站及遞運所、急遞鋪。” 明成祖遷都之後,開通了連接13個布政司的七大驛路幹線。

進入清朝,建立了由近2000個驛站和14000多個遞鋪組成的郵驛網路,有7萬多名驛夫和4萬多鋪兵從事郵驛業務。 此外,以北京為中心,驛路分為官馬北路、官馬南路和官馬西路三大系統,便於朝廷傳遞文書和運輸物資。 有了完善的驛站和驛路系統,為”八百里加急”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秦朝”尚黑”,數位”尚六”,當時”車同軌”規定一律”乘六輿”,因此驛夫身穿黑色工作服”乘六馬”。 漢朝時,驛夫的服色從黑變紅。 據《後漢書》記載:“驛馬三十里一置,卒皆赤绛绛云云。” 說明紅色頭巾、紅色袖套和”赤白囊”,是東漢驛夫的標配。

兩宋時,供職於”急遞鋪”和”斥堠鋪”的驛夫一年有春、夏、冬三套工作服。 而元朝驛夫則配備了蓑衣,確保驛夫能夠風雨無阻的趕路。 鑒於馬的體力和速度有限,驛夫每過一個驛站,就換一匹休整好的驛馬,做到換馬不換人,這需要驛夫和驛站之間密切協作,相互配合。

對驛傳的制度管理,有助於提升自身的效率。 唐朝規定驛夫抵驛,必須換馬,違者”杖八十”。 文書在驛遞中延誤,晚到一天杖八十,兩天加倍,最重可處徒刑兩年。 若重要文書出現延誤,罪加三等,因延誤產生重大後果,可處絞刑。 此外,驛長每年必須呈報驛馬死損肥瘠情況,以及當年日常經費支出情況。 “八百里加急”創造的神奇速度,關鍵靠的是人。

唐朝文學家段成式的《酉陽雜俎》中稱:“平原郡貢糖蟹,採於河間界。 每年生貢,斬冰火照,懸老犬肉,蟹覺老犬肉即浮,因取之。 一枚直百金。 以氈密束於驛馬,馳至於京。 “也就是說從山東進貢的螃蟹,用毛氈密封後,用驛馬快速送到長安。

明朝詩人於慎行寫有”六月鲥魚帶雪寒,三千江路到長安”的詩句。 《萬曆野獲編》中記載:“惟鮮鲥則以五月十五日進鮮於孝陵,始開船,限定六月末旬到京…… 其船晝夜前征,所至求冰易換,急如星火。 “可見生鮮貨物加入了驛遞的行列。

眾所周知,絲綢之路是最早的驛路之一。 驛夫奔波在驛道上,除上交換文書之外,還運輸著來自異國的珠寶、香料、皮貨、食物等,僅名貴香料就超過100種。 “生鮮速遞”和”海外購”,為”八百里加急”創造了條件。

實質上朝廷對此早有規定。 步遞適合短途傳遞和普通郵件。 秦漢時期,要求驛夫每個時辰要走10里,而且郵件必須當天送完。 陳末隋初有個叫”麥鐵杖”的快遞小哥,“日行五百里,走及奔馬”,曾夜送诏書,從建康到徐州”夜至旦還”。 麥鐵杖達到了步遞的極限,不過是個例而已。

漢朝以後,出現了以馬遞為主的”特快專遞”,這對驛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南北朝時,身負加急公文的驛夫每天至少要跑200公里。 隋唐時期,朝廷對陸路驛速有明確的”程限”:傳馬日走 4 驛,乘驛馬日走 6驛,按每30里一驛算,日走 120 里至 180 里。 若情況緊急,要求日馳10驛,相當於每天要跑300里。 如送赦書,則要日行約16驛,行程500里。

《隨園筆記》稱,宋朝的急腳遞能”日行六百里”,約合現在不到250公里的距離。 三藩之亂時,從昆明到北京,近3000公里的路程,清朝驛夫僅用9天完成快遞簽收。 馬遞的速度由600里進一步提高到800里。

水陸聯遞也是古代常用的一種快遞方式。 唐朝天寶年間,玄宗為討好楊貴妃,下令嶺南進貢荔枝。 驛夫藉助大運河的便利,舟馬銜接,“走數千里,味未變已至京師”。 另外,唐朝規定車遞速度每天不得低於120里。 隨著社會的進步,快遞的需求逐步提升,這才催生出”八百里加急”。

唐朝詩人岑參有詩雲:「一驛過一驛,驛騎如星流; 平明發鹹陽,暮及隴山頭。 “生動表現了驛遞的繁忙和辛勞。 隋唐時期,”八百里加急”是國力強盛的標誌。 時至清末,這一速度又成了社會落後的象徵。 1913年1月,北洋政府鑒於近代郵政業已取代驛傳制度,宣布撤銷驛站,延續數千年的驛傳制度走向了終點。

https://history.ifeng.com/c/86jFDtwzWLK

天災或人禍 ?

發生21名參賽者遇難的慘劇

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上周六(22日)上午舉行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惟期間遭遇暴雨、冰雹等極端天氣。截至周日(23日)早上,已導致21死8傷,死者據報包括中國超馬圈的領軍人物梁晶、殘運會冠軍黃關軍等圈內名人。黃河石林景區已緊急閉園。

這場馬拉松比賽共有172人參加,由白銀市委、市政府主辦,景泰縣承辦,具體賽事營運由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但當日下午1時左右遭遇突然而來的極端天氣,在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局部地區出現冰雹、凍雨、大風等災害性天氣,氣溫驟降,參賽選手出現身體不適、失溫等情況。部分選手未能安全撤離,有人遇難或失聯。目前已有151人確認安全。

當地立即組織多方力量搜救失蹤者,甘肅省委、省政府第一時間召開專題會議,啟動應急預案,成立失聯救援指揮部並組織救援力量700多人投入搜救。由於賽段內地形地貌複雜,夜間氣溫再度下降,令搜救難度增大。黃河石林景區周日發布景區閉園公告,即日起緊急關閉,開園時間另行通知。園方提醒遊客合理安排出遊時間及路線,並希望民眾諒解園方安排。

遇難者包括知名馬拉松好手梁晶和黃關軍,其中梁晶1990年出生於安徽合肥,2018年曾在濟南12小時超級馬拉松賽以151.2公里的成績,打破中國12小時超馬紀錄;同年亦參加了「香港100」越野賽,並爆出搶水爭議,雖然首先衝線但最終被取消資格。而黃關軍來自四川省綿陽市北川,曾在2019年全國第10屆殘運會暨第7屆特奧會田徑馬拉松比賽中,以2小時38分29秒的成績衝線,奪得男子全程馬拉松聽力障礙組冠軍。其好友得悉死訊時大感崩潰,哭着向記者說:「他是個聾啞人啊,連呼救都沒辦法!」

白銀市市長張旭晨周日就事件舉行記者會,指今次事件是一宗因局部地區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肅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調查組,對原因進行進一步深入調查。他表示:「在此,作為賽事主辦方,我們深感內疚和自責,並對遇難人員表示沉痛哀悼,對遇難者家屬和受傷人員表示深切慰問。」

****************************************************************

發生21名參賽者遇難的慘劇,震驚國內。有內媒曝光參賽者在微信群裏,不停發出的求救信息:「需要救援人員,山上已失溫」、「我們在山溝裏,女隊員失溫嚴重不能動,請求救援」、「快去山上救人吧!太多失溫迷路的人了」、「有幾個人叫名字都沒反應了」、「太可憐了,組委會帶上保暖的衣服」、「速來」,字字讓人惻然。

相關新聞:越野賽21死|人禍定天災? 遇難者女兒怒問組委會5疑點 網民:追究刑事責任
有疑似參賽者則在微信上發佈長文,講述慘劇發生前後的情況,指這次極端天氣,讓大家沒有防備,因為21日的天氣預報中,沒有提到22日將會有極端天氣。而他在途中發現自己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時,即決定退賽,救回了自己一命。

這名參賽者一開始就表明,自己拒絕了內地媒體的訪問,但見自己在微信群裏的發言被「片面亂轉」,遂於今日凌晨零時寫下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他指,這次比賽可以理解為景區為了宣傳而操辦的,已經是第四屆。前面幾屆,賽事組織工作一般,但完賽即發1,600元人民幣(下同,約1,930港元)補助,讓選手仍舊趨之若鶩。「畢竟,除掉1,000元報名費,完賽可淨賺600元,一般地域的選手參賽費用基本就覆蓋掉了。」

該名參賽者亦提到,雖然此次賽道整體斜度不大,累計爬升約為3,000米以內,和其他百公里越野賽相比確實較低,且賽道難度低,「屬於基本都能跑起來的高速賽道」,但其實賽事也不算簡單,因為賽道海拔不低,整體為2,000海拔上下,對於平原生活的選手算高海拔,且出了景區之後,賽道絕大部份都處於無人區。加上門檻較高,要在20小時內完賽,意味着「熱衷於網紅賽事的跑渣小白們是沒辦法報名的」。

他認為,黃河石林這個比賽,即便賽事組織達不到100分,幾屆搞下來,也算是一個成熟賽事了,今年「年感覺黃河石林這個比賽槽點變少了,組織工作更細膩了」,但偏偏就出了大問題。「問題出在天氣上,極端天氣。甚至521這天的天氣預報,都沒有預報出來第二天的這種極端天氣。」

他細述比賽當日的情況,指早上風和日麗,陽光甚好,但他坐擺渡車去起點,下車一刻,天色卻轉陰,隨即起風,「風力有4、5級的樣子」,他因體感溫度瞬間降低,便在開賽前跑了2公里熱身,「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兒,更麻煩的是,跑完這兩公里,身上也沒有熱起來。」

該名參賽者指,5月底,白銀已經入夏,基於前幾屆的經驗,衝鋒衣並沒有被列入強制裝備,只作為建議裝備寫入賽事手冊。「我的衝鋒衣裝進了轉運包,存放到賽道62公里處的CP6換裝點,正常情況天黑前能趕到這裏。」他提別提到一點,「組委會收集轉運包的時間是在賽前一晚,如果是比賽當天早上,可能很多人就會把衝鋒衣穿在身上了」。

比賽開始時,很多參賽者都穿着短袖上衣及短褲,冷得發抖,槍一響就箭一般衝了出去。開跑就是幾公里的盤山路陡下坡,「大家都是想借助下坡迅速讓身體熱起來,起碼我是這麼想的」,但風力有增無減,不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飛。大約上午10時30分前後,他到CP2之前,就開始下雨,且雨勢漸大。

過了CP2,真正的麻煩來了。首先是逆風,風力已加大到7、8級,雨更密了,風裏挾着雨點打到臉上,像密集的子彈打過來一樣,眼睛在強風密雨下睜不開,視線受到嚴重影響。而這段是賽道最難的部份,從CP2到CP3的8公里距離,爬升1,000米,山是石頭與砂土混合,很多段都非常陡,選手們需要手腳並用往上爬。

該名參賽者寫道,由於電單車都上不去,所以CP3不提供任何補給,這意味著,即便到達山頂,也沒有可補充的食物、飲水,熱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體,更無處可休息,且無法在此處退賽,還要堅持到CP4。而這天,「問題N倍放大,越往上爬,風越大、雨越大、溫度越低,體感溫度更低」。

「我在往上爬的時候,看到第一個從上面往下走的選手,說上面太冷了,受不了,退賽。第一時間我在想甚麼:就這樣放棄1,600了嗎?後來每念及,我都想抽自己。」之後又有幾名選手下來,「包括很大神的選手」。他的情況則越來越不好,全身濕透,風吹得他站不穩,也冷的越發受不了,他便找了個相對避風的地方掏出保溫毯裹在身上,但瞬間就被風吹散開,「甚麼用都沒有。還有選手的保溫毯,直接被大風給撕碎了」。

他戴着無指手套的手也凍得受不了,就把登山杖夾在腋下,慢慢往山上走。但10根手指很快就都失去感覺,把手指放嘴裏含很久,也仍然無感覺,同時覺得舌頭也冰涼了。

「這個瞬間,我果斷決定退賽,下山。」然而,上山容易下山難,這種很陡的地形尤甚。岩石是濕滑的,視線是模糊的,身體也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他一小步一小步地往下挪,已感到迷迷糊糊,「我只有一個信念,一定要堅持到山下,即便要倒,也要倒在山下」。

「我想我是幸運的,在最後時刻及時做了決定。做決定那一刻,應該是在失溫(低溫)的邊緣徘徊,處在臨界點上,毫釐之間,下山的時候,已經出現了失溫的症狀。」他撤到山腰,按藍天救援隊人員的指引,走到一間小木屋,裏面已有約10名選手。在等待救援的一個多小時裏,人數又增加到近50人。

他寫道,之後撤回到小木屋的選手們,一路上看到倒下來若干名選手,躺在路邊一動不動的、已經口吐白沫的。有選手們說,看到路邊躺着的人卻有心無力,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沒辦法幫助他們。「說這話時,他們眼圈都是紅的。」

一個多小時後,一名救援人員上山,讓能動的選手返回到CP2坐車回終點,不能動的就繼續等救援。「我和已經緩過來的一批人一起下山,回到CP2,20人坐進一輛中巴,我們這些,成為了山上第一批安全撤回到終點的選手。回到位於景區內的比賽終點,大概是不到16時。」返程路上,有些人在一邊刷比賽群一邊流眼淚。回到酒店後,已經午夜。

他寫出已知的事實:有多名選手摔傷流血,傷勢各異。有多名選手滯留山上,他們情況各異。有失溫的,有失溫導致了更嚴重情況的,有幾個人找到了一隅稍避風的地方抱團取暖等救援的,有個別一兩個人具備超能力一直在賽道上前進到夜色降臨後的。國內多位越野頂級選手基本全部退賽,GPS位置數小時未移動過,且部份人電話無訊號,無法取得聯絡。

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很親近的一位女性朋友,在快到山頂的地方失溫。「她告訴我,她失溫了,坐下來,後來是被另外一位女選手叫醒的,之後她發現她的腿摔破了流血,但她完全不記得腿是怎麼摔破的」,這說明她曾失去了意識。

該名參賽者最後寫道,在傍晚組委會終止比賽前,基本全部的選手均無法繼續進行比賽,絕大部份選手退賽這一幕,在國內眾多以艱難著稱的越野賽中,這是首次。他猜測突發的極端天氣與兩地地震有關,而這「不意味着組委會要承擔甚麼責任,不證明比賽本身很糟糕。但後續的救援,就是對組委會的考驗了」。

他提醒,以後參加類似的高海拔地區的比賽,一是帶足救命的裝備,二是在平時就要能做到正確認知自己身體的狀況,三是面對比賽中的突發情況,及時果斷做決定。「回到家才算抵達終點,安全永遠第一。不是安全完賽,而是安全,安全。」

微信

这里是白银越野赛全部21位逝者的故事

https://mp.weixin.qq.com/s/34HL50MamcRVO-yMaPWonw?fbclid=IwAR0E-K3sGbEksQh2k3OlqF6FCJdvFm5urGLce6aeww2R73_lMRG6B1d2wKk

赤兔馬

赤兔馬,本名“赤菟”(身體大紅色,像老虎一樣兇猛的神駒。兔取菟字意思,解釋為老虎。說為相馬的兔頭實為菟頭,即虎頭。)乃是中的皇者,非超凡之人不可馭。為呂布之坐騎。
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赤兔馬一直是好馬的代表,可日行千里,還能夜走八百。《三國志》中有關赤兔馬的記載,但是何以稱為赤兔馬卻沒說。於是,後人就認為,“赤”是說其毛色,“兔”是跑得快如兔子,但這只是民間的傳言。而赤兔馬被曹操贈予關羽的事蹟,也同樣是《三國演義》小說中的杜撰情節。

病毒變種

新型肺炎 (COVID-19) 全球疫情持續,近日南非科學家發表研究文章指,當地出現的南非變種病毒株,可避開3種治療用的抗體,同時對康復者血清有抵抗作用,警告或會降低目前疫苗的效用。

南非基因組學專家去年底在當地發現變種病毒株,令當地爆發第二波疫情。南非大學與國家傳染病研究所 (NICD) 發表研究文章,指在南非當地出現的「501Y.V2」的變種病毒株,大致上或完全避開3種治療用的抗體,同時對患者抗體有抵抗作用,令患者有再次染疫風險。

研究續指,由於變種病毒株可避開及對抗體有抵抗能力,意味著「使用棘蛋白作為抗原的現有疫苗效力降低」。報告認為,現有疫苗對「501Y.V2」變種病毒株的效用有待觀察,需大規模臨床試驗證實,或有必要研發新疫苗應對。

研究文章發表在生物學論文檔案網 (bioRxiv) 上,bioRxiv是期刊預印資料庫,論文未經同行評審,只能用作參考。但目前新型肺炎相關的研究為盡早一步公開,會優先在bioRxiv上發表。

另外,非洲衛生研究所 (Africa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 病毒學家 Alex Sigal 指出,:「我們有理由擔心,病毒已找到躲避先前抗體的方法……全世界都低估了這種病毒。這種病毒會進化,它正在適應我們。」

消息來源:

製圖/文字:Health Concept

主教山驚現羅馬式地下蓄水池

位於深水埗主教山,山頂下為停用的配水庫,水務署早前以危險為由,清拆配水庫,惟工程展開後,發現地下為羅馬式地下蓄水池。

深水埗主教山一直為街坊晨運熱點,山頂俗稱「光明頂」,街坊自置有不少健身器材。2019年,水務署稱已不再需要於戰前興建,1970年代已停用的食水減壓缸,表示將回填後將土地交回地政總署。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9841 

*****************************************************************

1904年落成的「主教山」配水庫近日引起廣泛文物保育關注,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護課程學部主任李浩然即指出,配水庫不單有獨特的羅馬式磚砌圓拱門地下建築建構,更為不可多得的水務文物,承載1910年設立的九龍重力自流供水系統發展史(註一)。 因此,對「主教山」配水庫進行文物保護與修復,不單為香港保留城市設計的智慧與美學痕跡,更見證香港百年水利建設與九龍半島的供水日常。

是次古蹟保育引發大眾對「主教山」的興趣,有說「主教山」正名為「窩仔山」,以過去的窩仔村命名,亦因位於九龍塘背靠山坑,窩仔即有山谷之意。究其何以得「主教山」之名,除典故傳說臆測外,還未有充份歷史考證答案,但可肯定的是「主教山」上有巴色樓,就讓我們進入「主教山」配水庫的歷史時空,從「主教山」上的巴色樓看看當時香港教會、慈惠辦學與客家族群的關係。

78391
Reference: BMA QQ-30.013.0195 “1a/ Basler Missionsheim in Hongkong.” 1948

在這一百七十多年的悠長歲月裏,香港教會與香港社會同步發展,經歷了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的轉變,可說是香港歷史的見證者,位於「主教山」上的巴色樓即為一例。查早於1847年3月19日,瑞士巴色差會(Basel Mission)差派傳教士來港,學習華語、改穿華服、留髮辮,每天學習漢字三百個,專以客家人為服務對象,建立基督教香港崇真會。香港亦是巴色差會傳教士學習語文、避難、休養和訓練華人教士的地方,藉此推動在華教會發展(註二)。 因此,巴色差會即在1905年購得新九龍第一號及第一三八六號地段(即大埔道58號),以此建立巴色樓作為處理教務之辦事處(註三)。 巴色差會檔案處傳有多張巴色樓珍貴歷史舊照,其中不乏「主教山」側影,現臚列如下與大眾分享。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9893

網民提供

 

夏威夷「神奇的巨碗」鑽石頭山火山口

世界最大火山口不再是黃石火山口,一個比它大6倍的火山口被發現

火山口是地球內部熔岩噴發之後留下的遺蹟,通常火山口呈高高的隆起狀態,頂部中間又比較低洼,這是因為火山的熔岩堆積,導致地形抬高,但是在熔岩不再噴發的時候又會向地球內部陷落,所以才會呈現出盆狀結構,比如我國的長白山天池就是一個火山口。

不過較大的火山口的形狀往往就不是這樣了,因為大型火山口熔岩噴發停止之後,往往還會在內部生成較小規模的火山,這些相對較小的火山噴發出的熔岩又會在大火山口內部堆積,這樣就改變了大火山口原本的形貌,這樣也就不容易辨認了。

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口,一般認為是美國的黃石公園超級火山,位於美國懷俄明州,直徑約60公里左右,面積超過2800平方公里,其最早一次噴發是在1650萬年前,最近一次噴發在63萬年前,這座火山通常每隔六七十年就會噴發一次,從時間周期上來看,黃石火山已經臨近了再次噴發的時間。

今年11月份的時候,美國一組海洋地理學家在研究西太平洋海底地貌時,通過海底聲納成像技術在菲律賓呂宋島東部發現了一個巨型火山口,這個火山口的規模比黃石火山口還要大得多,其直徑竟達150公里,面積高達17000多平方公里,是黃石火山口的6倍多。

海洋地理學家們發現了這個火山口。大部分位於海平面之下2500米左右,由14.5千米厚的火山岩組成。推測認為這座火山爆發於距今4700萬年前到2600萬年前,噴出的大量岩漿形成了這一代的海底山脈。地理學家們已經將這座巨型火山在之後寫就的論文中命名為阿波拉基(Apolaki,菲律賓神話中的太陽神和戰爭之神)。

目前還無法斷定這座火山是不是活火山,或是像黃石火山那樣的周期性火山。實際上這座火山離我國東南沿海並不遙遠,與我國台灣省的距離不足1000公里,如果它出現大規模噴發的話,實際上無論距離多遠都會受到影響,因為這座火山太大了,它一旦噴發,必然會像美國黃石火山那樣出現全球性的氣候變化。

《環球網》12月6日文章《菲律賓海新發現的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口恐影響中國》

來源:https://twgreatdaily.com/t3QNbHYBF7MU6wDET8gH.html